载入中…
 
  您现在的位置: 萧山区新街镇第三小学 >> 学校 >> 教师风采 >> 教育心得 >> 正文


我们的斑鸠

作者:鲍强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558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-3-17           文章录入:管理员    责任编辑:管理员 

    大课间的时候俞老师和一个学生说着什么,我一问,原来中央行道的一棵香樟树上有一个鸟巢,一只老斑鸠赫然在巢。我去看,不过米距,但它毫无要飞走的意思。这个我以前常叫野鸽子的动物是极其怕生的。很难接近。老师教育孩子不要惊扰,我也就走了。中午吃饭之后我又搬了凳子去看,大鸟不在,却有一只雏,正在褪绒毛,很是可爱。原来如此。
   
我记得这样的情况在学校并不是孤例,竹丛中也有过麻雀巢。孩子找到,将巢倾覆,甚至将幼鸟拿出,拉断了脖子。一个孩子叫我去看,那雏还是热的,没有毛,应该破壳不久。脖子断了,耷拉下来,因为没有毛,眼睛看上去特别大,开了一道缝隙,死得很惨烈。孩子还叫说是谁谁干的,然后嬉笑着跑开去上课了。那个鸟巢我放回去,但老鸟再没有来过。
   
鸟事,总是小的。因为我们都不是鸟。
   
可以想到的还有,某国某市一个城市池塘中野鸭生了孩子,大家都去看。新闻也报道了。大家都呵护。然后市长也去了。就是看了看,说了几句要好好保护的话。不幸之后却死了一只小野鸭,于是大家一致认为是市长惊扰了野鸭,之后实在没有办法,市长辞职。好像这个市长只是一个鸟人,而鸭子才是公民。文章没有写关于该市教育状况的内容,但我们可以想见其文明的程度。
   
春天,种树也好,护鸟也罢。我只是想,渺小的东西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强大。我们完蛋了,树还在。我们无法动弹,鸟却可以自由飞走。谁应该嘲笑谁呢?
我们到底教育了孩子什么,孩子是弱还是强?我们是弱还是强?也许我们都没有弄清楚。动物在相爱的时候,我们忙着相欺。但学校多了一份子,是我们的斑鸠。

   如果它能长大,且明年还来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
 

  

版权所有:杭州市萧山区新街镇第三小学 Copyright © 2010-2012 XiaoShan XinJie DiSan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萧山区新街镇 邮编:311217  电话:0571-82619708 网址:WWW.XSXJSX.COM  浙ICP备10210259号
网站制作: 联系电话:13805758762